浙江省文物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浙江省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网络平台-> 县(市)工作交流
奉化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简报(第13期)

来源:浙江文物网  作者:奉化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领导小组办公室  2008-10-14

要闻播报
              抗高温        战酷暑 
          我市当前对锦屏街道的文物普查正有条不紊地进行

  继上月对市区岳林街道的文物普查结束后,我市的文物普查队按照原定计划转向市区的锦屏街道,当前,对锦屏街道的野外文物普查正在有序进行之中……
  夏日酷暑,压不住队员无所畏惧的豪情;烈日炎炎,逼不退大家心中的工作劲头。连日来,文物普查员顶着酷暑深入到锦屏街道的各个村落,全面展开文物田野调查登记。在北街村、红墙外弄等文物普查现场,文物普查员们丈量、测绘线图、摄制照片、采集标本,有条不紊。
  在对锦屏街道北街村进行普查的时候,上午天气燥热而沉闷,汗水顺着队员们的脸颊往下滴,后背的衣服早就湿透了,可他们照样一边向村民打听一边寻找文物。到了大概位置之后,根据文保所领导王玮和毛友定同志丰富的考古经验,观察环境、地形,他们往往通过一些古代瓷器碎片、条石、柱础和石块等能推知建筑的确切年代,但他们为了实地求证,仍不断地坚持走访周围群众,得到了确切数据,作了gps定位以及相关记录。笔者从队员们口中得知,有的文物点地处偏僻、人迹罕至,有时要走上几十里的路,比如队员们在普查发现奉化南山上的古石塘时都发扬了不怕苦不怕累的战斗作风,遇到不通路的,他们纷纷抢在前头披荆斩棘为其他同事开道,队员们还经常被蚊虫叮咬,手足衣服也被山上的荆枝“印”上了划痕,他们仍无怨言,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快把工作干好,争取高质高量地完成任务。
  在当前高温酷暑、时间紧、任务重的形势下,我市的野外调查工作从没有间断,目前全市10多个普查队员正在战高温、抗酷暑,积极推进野外调查工作进度,确保全市文物普查野外调查工作如期高质量地完成。
             我市文保所精心制作一批文物宣传笔促宣传
  “这支文物笔不错,我收藏了,以后给上学的孩子做个纪念。”日前,今年62岁的北街村村民毛阿秀在为文物普查北山庙做向导时,接过文保所副所长毛友定送给她的文物宣传笔,她显得十分高兴,连连说“晓得了文物的重要”。
为了扩大文物普查在社会上的影响,让更多的人参与到文物保护的行动中来,我市文保所日前精心制作了一批文物宣传笔,向有心的市民下发,目前已经下发了百余支。与此同时,文物普查工作人员还充分利用宣传单、宣传标语等宣传载体在广大干部群众中进行文物保护的动员和教育,向广大民众宣传文物有关知识,使全社会了解文物普查的目的、意义和内容,造成声势,形成高潮。使这次文物普查过程,成为提升全社会文物保护意识的过程,成为普及文物保护知识的过程,成为宣传文物保护法规政策的过程。以这次文物普查为契机,让越来越多的人热爱、关心和积极参与文化遗产保护事业。
访古考证
           “少卿第”阊门:留下一片无法细说的历史天空
  在南大路上新近发现的少卿第阊门有着360多年的历史了,据说建造于1644年即顺治元年。建造者据说是当时朝廷的一位姓宋的光禄寺(相当于现在的机关事务局)少卿所建造。根据这位姓宋的后人—一位自称是他的第9代子孙宋根荣老伯介绍说,祖先的流传是当时的建造规模很大,总共有前后4进,分外大门、里门、大厅、堂前、后堂等部分组成。
  “这边的二门倒塌了,大厅毁于1956年的大台风,堂前也由于遭到白蚁侵害而毁掉,那边的北厢房毁于抗战前的火灾。”今年77岁的宋根荣对少卿第阊门的毁坏原因倒很熟悉,不过要问起阊门的来历来,他也说不上来。
  1644年在中国历史上是不平凡的一年。据史记载,这一年中国社会大震荡:农民军领袖李自成攻进北京城、崇祯帝自缢身亡、清军入关、“反剃发兴义师”的抗清斗争此起彼伏、明朝将领史可法扬州殉难、清军随后在扬州进行整十日的大屠杀……这位姓宋的光禄寺少卿是在先朝做官归家多年后建造此阊门,还是在1644年那一年弃官回乡时建造?不管后人如何推测,在那一个刀光剑影的年代里,这个规模较大,气势不凡的阊门还是在那一年建造起来了。
  规模大,能大到什么程度?气势不凡,表现在哪里?现场的文物普查队员望着现在存留的基石和大门、二间后堂,仔细揣度当年房屋建筑时的场景,虽然这里曾发生过火灾的痕迹,但遗存下来的房屋建筑脉络依据很清楚。
  普查发现,该民居的堂前建筑比一般民居的堂前显得更宽大,一般民居的堂前大约为4米左右,而它的堂前却达到了5米之多,隔扇门的规格也比较大,后堂是九柱着地,而一般民居的后堂只有7柱着地的。普查队员还惊奇地发现,楼上和楼下都是相通的,上楼下楼不需要转换下楼就可以直达,队员推测说:“宋氏先祖曾经做过少卿官职的,在他意图下建造的阊门可能向世人彰显着不一般的身份。”建造者的故事及建造阊门的具体场景,让我们后人无法详知,历史无法真实的还原,过去的一切都只能让凭吊的后人伴着遗存下来的建筑在风起叶落中独自品味和感受了。

考证北街方井的一则趣事
  日前,我们文物普查队员在北街发现了一处方井,村民的说法不一,致使考证的过程十分有趣。
  初见方井倒觉有趣,说它是口井,倒不如说是一个小型游泳池。东南和西南两角有类似水槽一样的石砌,东西两边各有可以顺阶而下的踏步石阶。这市井的年代属于何时?一位路过的村民告诉我们,他很小的时候这口井就已经存在了,经常见不少村民在井旁边洗刷衣物等,他估计应该属于清代的建筑了,至于何人所建,他则摇头。
  而就在我们考查方井时候,一位村民毛大妈则告诉我们,靠方井流过的北溪水里的水比不过方井里的水,方井水没见一次干涸见底过。一次天气干旱,北溪小河里的水都干涸断流了,可此方井里的水仍没有干涸。她做了个比喻:“北街村像条船,这口井就像船上的漏口,船破了,北街就缺水了,单单这口井里的水不干涸,因为存住了漏流的水。”她指着两个槽,称是洗衣槽。
  方井的里水从哪里来?我们推测出井水是来自地下水,肯定有通过北溪小河的排水口。我们测量了下方井的宽度和长度,发现宽为10.12米,长为14.19米,原来方井并不是像名称上所说的方方正正啊。
  在我们到北街村其他地点普查归来路过方井时候,发现仍有一些村民在为方井的建造,来历争论不休。我们走过去,正巧碰到坐落于方井旁的一家主人。他听见争论,便向我们澄清了方井原由:方井是民国时期建造,不是清朝时期建造;井的主人是民国时期蒋介石的把兄弟刘祖海出资所建,刚开始是用来观赏附近房子在水中的倒影的,原非其他村民所说的洗衣之用途,不过后来被一些村民作洗衣之用,更多的时候是用来给小孩洗澡的,“瞧,你看那两个石槽,是用来给小孩洗澡用的”他的话一锤定音,事情真相大白,村民关于市井的争论可以画上句号了。经历此事后,笔者深深懂得没有调研就没有发言权,专家要想准确考证出一个文物的原始出处,的确很不容易,“千万不要看到一些表面就信以为真,一定要由表及里,多方探索,慎思明辨”(胡适语),是需要经过多方、反复的考证完成的。
普查发现
◆发现民国时期奉化名人刘祖汉旧居
  颇有意思的是,我们发现北街村出现的名人多与民国时期有关,比如此次发现的刘祖汉旧居就将这位曾在半个多世纪前威赫一时的刘祖汉牵扯在一起。站在北街村的小路上,朝刘祖汉旧居望过去,高大且有一种威势的门楼在阳光下熠熠闪光,像一个军人的威武挺拔姿势。东南角这幢比较挺拔的门楼,倒有点像炮楼。在此居住的一位村民用开玩笑的口吻说:在上面拿支枪,就可以站岗放哨了。不过进得刘祖汉旧居一望,呈状如四合院式,院内倒有以前的假山、池沼花园等痕迹,若在此修养,倒有几分回归庄园风光的恬静、舒适味道。
  刘祖汉身份的特殊在于在民国时期他曾与蒋介石有过结拜之交。据《奉化市志》等记载,刘祖汉(1894-1985)学名西屏,大桥镇北街村人,毕业于浙江讲武学堂,1914年入日本明治大学学习,翌年归国。1921年任粤军东路军工兵大队长。1925年参加东征,白沙战斗中因护卫蒋介石左臂中弹致残,蒋介石送他去日本进修,后旋任广东惠阳县县长。北伐初任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六军第一师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后任两浙缉私统领、财政部皖南缉私局长、浙江省内河水上警察局长等职。1944年任奉化县临时参议会议长。1949年随蒋介石去台湾,以后病逝在那里。解放后,刘祖汉的旧居被征用接管,成为公房。据现在居住的村民介绍说,刘祖汉的后人曾前来旧居拍了照片,本有想将旧居买回的打算,但是看到旧居比较破败,房屋需要修理,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话,待回去后不再提及,从此没了下文。
  建筑属于民国时期,原来设有假山、花园池沼等景点,如果能恢复原貌、按原装修葺整理一新后,可以作为一处文保点。
◆中国美院教授、雕塑名师应真华旧居在北街村被发现
  当前,我市的文物普查队员发现了中国美院教授、雕塑名师应真华先生的旧居。应真华旧居存有偏房,属于民国时期建筑,保存基本完好。据在场的应真华教授的家人介绍,应真华于1929年7月出生在这里,他1956年至1957年任上海雕塑创作室主任,1957年到中国美院任教,1989年退休,上个世纪90年代曾在法国巴黎国际艺术城举办个人雕塑展。作品《鲁迅》、《青年鲁迅》分别由上海、绍兴鲁迅纪念馆收藏,《女拖拉机手》参加1959年莫斯科社会主义国家造型艺术展,由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收藏。《秋瑾纪念碑》获首届全国城市雕塑展优秀奖。
  由于应真华旧居建筑存在80多年了,加上应教授年纪大了,家人决定让他在杭州颐养晚年,所以他很难得回老家一趟,应真华的家人于是打算将房子转让卖掉。

 

主办:浙江省文物局 中文域名:浙江省文物局.政务 浙江文物网.政务
地址:杭州市教场路26号  邮编:310006  建议IE8.0,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浙ICP备110193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