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文物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博聚焦
坚守“保真”底线 保国寺还能延续一千年

来源:现代金报  作者:朱琦琳  2013-08-26

    “只要房顶上不漏,脚底下(地面)不沉,加强保养,保国寺再延续一千年都不成问题。”昨天,“保国寺大殿建成1000周年学术研讨会暨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史学分会2013年会”在宁波举行。会议间隙接受记者采访,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付清远的如上一番话掷地有声。

    据悉,这场由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史学分会、浙江省文物局、宁波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等联合主办的高端学术对话,吸引了110余位海内外建筑遗产保护及历史研究领域的专家学者。记者采访了四位与会专家,他们在保国寺保护工作面临的主要挑战以及未来的延续发展方面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怎么看待保国寺保护工作?    它是中国木结构文物保护的典范
    一座木构建筑,如能经历百年风雨而不倒,已属不易。但在多雨潮湿、台风频繁、白蚁横行的江南,却有一个奇迹,那便是历经千年的保国寺。昨天接受记者采访,几位专家虽然已对保国寺的“传奇”早已烂熟于心,但仍在啧啧称奇。

    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付清远,跟保国寺结缘已经数十年。他坦言保国寺虽然不大,但是价值非常高,是南方非常重要的宋代建筑。

    对于保国寺的保护工作,付清远体会很深,他说“保国寺这么多年来,能把研究成果,特别是法式研究和我们的保护工作结合起来,是一个很大的优势。”

    在他看来,这也是保国寺能传承到现在最大的价值,“它能给我们国内的木结构文物建筑的保护提供很好的范本。如果没有这些,保国寺估计也就那样(默默无闻)了。”

    而日本历史文化遗产保护权威专家山川均、日本元兴寺文物研究所主任研究员佐藤亚圣,此番携手前来。前者已经六次造访保国寺,而后者也已经四度踏足。

    佐藤十分诚挚地表示,具有1400多年历史的元兴寺接下来也会再修一次,“到那时候,会把这次以及以前来保国寺看到的一些经验,运用到那里面。”

    怎么对保国寺进一步保护?    老生常谈——防灾、防蛀和防腐
    虽然保国寺的保护工作成绩卓著,但是面临的挑战依然不可忽视。谈及此问题,参与采访的日本专家佐藤和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曾撰写《保国寺礼赞》的王贵祥,不约而同地归结为三点:防灾、防蛀和防腐。

    曾到欧亚各国进行过考察的佐藤表示,各国木结构建筑保护面临的挑战其实都大同小异,大同主要体现在“防蛀”和“防腐”上,主要是白蚁问题和干湿度问题。

    小异则体现在“防灾”上,如日本木结构建筑保护的主要挑战就是地震,而保国寺这边可能主要就是台风。“这些都是对古建很大的威胁,我们在这些方面做了很多的工作。”佐藤说。

    王贵祥教授则表示,几年前保国寺除白蚁时他曾来过一趟,白蚁问题让他一直很揪心。“现在也不知道柱子内部的结构怎么样,有没有腐朽。前些年,我们用了一些法子,把它们引出来杀死。”他表示,这个问题短时间内没有解决办法,有没有可能彻底根除白蚁需要留给科学去研究。

    现代修护与文物气质矛盾?    有矛盾,“修旧如旧”始终是难题
    谈到保护的问题,就会涉及到“修旧如旧”的话题。众所周知,文物毕竟是属于一个时代的产物,后期若想修补,必须要最大程度地使新的构件吻合文物的气质。

    王贵祥表示,保国寺能保存到现在十分不容易,但后面的路又相当艰难。

    “我觉得现在很多保护措施,应该比以前更有利于保护。”但他表示,也有一个严峻的事实摆在眼前,“比如我们不换这种材料,到底能够延续多久。如果说,我们全部都换新了,但又说两千多年,这事实上跟完全保持原始材料的意境还是不太一样的。”

    对此,佐藤予以了认同,他认为“修旧如旧”始终是一个巨大的课题。“我们寺院里有日本最古老木结构,对于保护的时候怎么样运用新技术去保护它,我们会请很多相关的专家聚在一起探讨方案,再进行实施,一直都在这样做。”

    佐藤说,“修理构件时,要让它返回到哪一年的状态是个难题。你知道,一千多年会有很多变化。所以必须经过一些专业的研究才能决定,不然没法修理。”

    他表示,像保国寺这样很优秀的古建筑,要想让更多的人来参观它,但同时还要保持它的原样,两方面都要做好,这应该是个很大的课题。

    引入宗教活动合不合适?    付清远:那会毁掉保国寺的
    在采访中,付清远还谈到了保国寺在未来发展中应避免的一个主要问题——改变文物功能。他表示,有传近些年有一些宗教力量想介入保国寺,对此他持反对意见。

    “现在全国的宗教建筑里面,没有一个不改变原样的。全是重塑金身、再现辉煌,还把宗教活动开展起来,越热闹越好。”付清远说,这是文物保护很忌讳的。“为什么我们国家的好多古建筑一修就变样,我今天下午在会上也会讲这个问题。这是我们目前在古建筑保护方面,需要思考的问题。”

    “保国寺的价值已经体现出来了,现在的主要工作就是怎么把它保护好。如果你把它改变用途,搞开发、搞香火之后,可能各方面隐患都接踵而来。可能我们保国寺,将来要遭殃的。毁于香火之类的事例,很多的。”

    付清远还拿应县木塔举例,“为什么应县木塔一直拖到现在,我们搞了这么多年决策,为什么就不敢动手呢。就是因为我们必须得把它们研究透了之后,才能把它们真实留存起来。留个真东西和留个假东西,那会差很多。”

    “所以我觉得,一定要把真正的保国寺留给后代,只要房顶上不漏雨,脚底下不沉,加强保养,我们保国寺还能延续一千年。”

    ■同步播报

    保国寺或有联合申遗可能

    记者同时了解到,为求得现代发展与遗产保护,古建传承与建筑创新的双赢局面,本次为期两天的研讨会结束时,将形成《关于东方建筑遗产保护研究与利用管理的宁波倡议》(简称《宁波倡议》)。

    依据记者得到的讨论稿资料,《宁波倡议》将倡议组建我国现存古代建筑的公益性社会团体,并编辑出版《东方建筑遗产丛书》,此外定期举办“东方建筑文化遗产论坛”,强化学术研讨,交流、展示。

    值得一提的是,《宁波倡议》还将以《营造法式》等建筑典籍为主线,积极探讨包括保国寺在内的我国现存相关古代建筑遗迹联合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可能性。
 

上一篇: 历史文化街区民间保护意识增强
下一篇: 中国文物报:文物再利用──澳门经验


主办:浙江省文物局 中文域名:浙江省文物局.政务 浙江文物网.政务
地址:杭州市教场路26号  邮编:310006  建议IE8.0,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浙ICP备110193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