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文物网
《浙江文物》双月刊
主办:浙江省文物局
刊头题字: 鲍贤伦
顾  问: 毛昭晰 褚子育
 
编辑委员会
主  任: 柳河
副主任: 郑建华 曹鸿
委  员: 杜毓英 沈坤荣
李新芳 杨新平
李俏
主  编: 曹鸿(兼)
执行主编: 苏唯谦
责任编辑: 袁逸(主任) 叶大治
编  辑: 《浙江文物》编辑部
地  址: 杭州市教场路26号
邮  编: 310006
准印证: 浙内准字第0129号
电  话:
(传真)
0571-88844293
E-mail: zjww@zjwh.gov.cn
354825478@qq.com
设计制作: 杭州汉罡文化创意有限公司
  您的位置: 首页 -> 电子刊物 -> 2005年第二期
南宋女诗人张玉娘

作者:潘贤达
  松阳历史悠久,人杰地灵,名流众多,南宋女诗人张玉娘就是其中之一。
  张玉娘字若琼,松阳人,生于宋淳佑十年(1250年),卒于宋景炎二年(1277年),年仅28岁。明嘉靖中人王诏在《张玉娘传》中记载道:“张玉娘……宋仕族女也。父曰懋,字可翁,号龙岩野父,时举孝行,仕为提举官。母刘氏亦贤淑,翊之内政。年将艾,唯生玉娘。玉娘生有殊色,敏慧绝伦,父母益爱之。……玉娘上藉世泽,旁窥家事,日肆以宏。……作为文章,蕴藉若文学高第,诗词尤得风人体。时人以班大家比之,尝自号一贞居士。侍儿二人,曰紫娥、霜娥,皆有才色,善笔札。所畜鹦鹉亦能辨慧,能知人意事,号曰‘闺房三清’。”她自幼天资聪慧,又好读书,善长诗词,然而红颜薄命。她与沈佺之间忠贞不渝的爱情悲剧,在历代民间流传。
  沈佺是宋徽宗时状元沈晦的第七代世孙,与玉娘互为中表,自幼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玉娘15岁那年,父母为他俩定亲,从此二人更情投意合,感情日深。可惜好景不长,玉娘父亲见沈家日趋没落,沈佺又无功名,便想解除婚约。玉娘不忍背负,违抗父命,私相接纳,继续往来。沈佺赴临安赶考,高中榜眼,但因忧心悔婚一事而病倒,又染寒疾,危在旦夕。玉娘关爱备至,并以死相许:“生不隅于君,死愿以同穴。”可惜沈佺最终还是忧病而死,年仅22岁。玉娘悲痛欲绝,从此郁郁不乐,泪湿衫襟,6年后亦染病而卒。
  谭正壁在《中国女性的文学生活》中写道:“(张玉娘)她在宋代女词人中,简直可与李清照、朱淑真、吴淑姬并驾齐驱。她们四人,吾们不妨称为‘宋代四大女词家’。”张玉娘的一生虽然短暂,但却给我们留下了117首诗、16首词的《兰雪集》。她在诗序中写道:“丈夫以忠勇自期,妇人以贞节自许,妾深有意焉。……古人以节而自励者多托于幽兰白雪,以见志,因名之。”集中的第一首诗《川上女》就是对此的真实写照:“川上女,行踽踽。翠鬃湿楚云,冰肌清溽暑。霞裙琼佩动春风,兰操频心常似缕。却恨征途轻薄儿,笑隔山花问妾期。妾情清澈川中水,朝暮风波无改时。”
  玉娘在得知父亲无理悔婚后,心中无限愁闷,写下了托物言志的《双燕离》:“白杨花发春正美,黄鹄帘垂低。燕子双去复双来,将雏成旧垒。秋风忽夜起,相呼渡江水。风高江浪危,拆散东西飞。红径紫陌芳情断,朱户琼窗侣梦违。憔悴卫佳人,年年愁独归。”
  玉娘与沈佺“私相接纳,不忍背负”,并用私房钱资助他赶考。在临别时,她写下了《古别离》:“把酒上河梁,送君灞陵道。去去不复返,古道生秋草。迢递山河长,缥缈音书杳。愁结雨冥冥,情深天浩浩。……淡泊罗衣裳,容颜萎枯槁。不见镜中人,愁向镜中老。”
  玉娘和沈郎别离后,整日饱受相思的凄苦煎熬,抒写了一首首相思诗篇:“夜凉春寂寞,淑气侵虚堂。花外钟初转,江南梦更长。野禽鸣涧水,山月照罗裳。此景谁相问,飞萤入绣床。”(《暮春夜思》);“鸳鸯绣罢阁新愁,独抱云和散画楼。风竹入弦归别调,湘帘卷月笑银钩。行天雁向寒烟没,倚栏人将清泪流。自是病多松宝钏,不因宋玉故悲秋。”(《晚楼凝思》)。特别是《山之高.三章》:“山之高,月出小;月之小,何皎皎!我有所思在远道。一日不见兮,我心悄悄。……汝心金石坚,我操冰雪洁。凝结百岁盟,忽成一朝别。朝云暮雨心去来,千里相思共明月。”在元时盛传于京师,大为当时所称颂。元末最负盛名的诗文作家虞伯生极为欣赏,谓:“当以其无脂粉气耳。有‘三百篇’(《诗经》)之风,虽《卷耳》、《草虫》不能过也。观‘我操冰雪洁’之语,真贞女也,真才女也。”
  沈郎不幸病逝后,玉娘写诗痛悼:“中路怜长别,无因复见闻。愿将今日意,化作阳台云。”“中途成永绝,翠袖染啼红。帐恨生死别,梦魂还再逢。”(《哭沈生》)无怪乎后人称赞道:“吾闻天下之贞女必天下之情女,不以贫富移,不以妍丑夺,从一而终,至死不二,非天下之钟情者而能之乎?……必如玉娘者,而后可以言情。”
  除了爱情诗词,张玉娘也写下过爱国主义的诗词。当时,她所处的时代正是外族侵扰、百姓遭难、南宋王朝危如累卵之时。她虽深处闺中,却依然关心国家,在不少作品中倾吐了一片爱国之心。在她的笔下,有二十从军的战士:“二十遴骁勇,从军事北荒。流星飞玉弹,宝剑落秋霜。画角吹杨柳,金山险马当。长驱空朔漠,驰捷报明王。”(《从军行》);有慷慨忠烈的侠士:“慷慨激忠烈,许国一身轻。愿系匈奴颈,狼烟夜不惊。”(《幽州胡马客》);尤其是《王将军墓》这首诗更具代表性:“岭上松如旗,扶疏铁石姿。下有烈士魂,上有青菟丝。烈士节不改,青松色愈滋。欲试烈士心,请看青松枝。”王将军名达宜,松阳人,曾为文天祥部下,屡有战功。后文天祥兵败被俘,王返回故里,继续坚持抗元,最后战死在望松岭下,并安葬于此。这首诗情感真挚、慷慨激昂、催人奋发,对英雄烈士的赞美之情跃然纸上,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玉娘病逝后,侍女霜娥不久因悲伤而病死,紫娥也为她而亡,就连鹦鹉也随她们一起而去。家人在征得沈家同意后,将她们和玉娘与沈佺一起合葬,墓地位于松阳县西屏镇西郊的枫林地,即如今县人民医院的南侧,后人称之为鹦鹉冢,可惜在早年间已被毁。
  玉娘的爱情悲剧,引起了后人的同情和感叹。王诏在《张玉娘传》中最后写道:“慕朔先生曰:张大家,翩翩浊世之佳女子也。或以病中私通问为违礼,谬矣。昔钟离抗谇于齐廷,孟光自择于梁氏,非赖当世君子表而章之,一则不免于自献,一则不从于亲命,岂切切然绳检于礼文之经者哉。”清顺治初年,松阳教谕孟称舜曾发动募捐,在张玉娘墓附近为她修建了“贞文祠”,写下了四折杂剧《张玉娘闺房三清鹦鹉墓贞文记》,并在《祭张玉娘文》中赞道:“才与色合而以一贞自命,不食其言者,千古以来一人而已。”他还在《贞文祠记》中写道:“千年恨骨葬秋山,一片枫林叶染丹。岂是霜花夜凝紫,相思血泪成斑斑。   一贞贞洁心如玉,幽居长向兰房哭。彩丝绣出沈郎名,生不相从死相逐。”今人李德贵先生也创作了12万字的章回小说《张玉娘》,以颂扬纪念这位南宋女诗人。
 
(作者单位:松阳县博物馆)
主办:浙江省文物局 中文域名:浙江省文物局.政务 浙江文物网.政务
地址:杭州市教场路26号  邮编:310006  建议IE8.0,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浙ICP备11019389号